1. 當前位置:首頁>>內容
            石川:又想起了我的童年
            中新網湖南 石川 發布時間:2022年06月20日 18:11
            中新網湖南 石川
            2022年06月20日 18:11


              壬寅虎年的 “六一”兒童節前夕,我有幸隨同省委領導來到麓山實驗小學跟孩子們一同過節。被孩子們簇擁著,系上紅領巾,走進孩子們中間,參加孩子們的主題隊日活動,感受孩子們的隊日儀式,欣賞孩子們的字畫,聽孩子們講故事,看孩子們的節目表演。孩子們的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稚聲稚語、嘹亮歌聲和燦爛笑臉,孩子們的豪情與自信,讓我看到了祖國和民族的美好希望,感受到一種無窮的信心和力量,也讓我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湘西南的山村里度過的。與現在的孩子們相比,有些單調,有些苦澀,有些不可思議。沒有幼兒園,沒有像樣的校園,沒有籃球、排球和足球,沒有規律的一日三餐,沒有像樣的鞋襪,更沒有洋玩具,零食和漂亮的衣服,吃不飽、穿不暖、打赤腳,往往是常有的事。但這些并沒有妨礙我們的活潑可愛,沒有遏制住我們當有的沖動,沒有阻擋住我們對未來的憧憬。我們依然在野蠻中生長,而且成長得格外堅強。

              我們充滿好奇。看螞蟻搬家,我們能目不轉睛地一看就是半天。看小蟲爬行,我們可以從其起始點看到其消失在洞穴中。追蝴蝶翻飛,蝴蝶飛多遠,我們就可以追多遠。蜻蜓飛來飛去,我們就跟著追來追去。我們喂雞喂鴨,將小雞和小鴨抓了又放,放了又抓。觀燕子壘窩和大燕孵小燕,我們可以全神貫注幾個小時。我們還學著大人的樣,在小菜園里種玉米、辣椒、茄子等瓜花小菜,等待發芽,等待花開,等候收成。至于掏鳥窩、抓小魚、捉泥鰍、逮小蟹、采野果,我們有的是辦法,要是還有所收獲,我們會興奮好多天……在各種嘗試和探測中,我們發現了大自然和許多生物的諸多秘密。

              我們有我們自己發明的土游戲。我們用粉筆或是黃皮石在平地里畫方格,以廢瓦片或是小薄片石為道具,玩“踢格子”。我扯著前面小孩的衣角,后面小孩扯著我的衣角,一個接著一個,排著長隊,跑來顛去,我們玩“龍吃尾”,排在最前面的小孩使勁追抓排在后面的小孩,后面的小孩要是被抓住了就被淘汰出局。在水塘邊、在水壩邊,我們彎著腰、折著身,我們玩“飄飄”,看誰的小石片在水面上飄得最久和最遠。我們制木槍,做木梭鏢,削木大刀,造木彈弓,疊紙軍號,分成八路軍和日本鬼子兩個陣容,玩“你死我活”的戰斗。我們捉迷藏,哪里會被人想象不到就往哪里藏,藏久了又憋不住,于是露出頭來洋洋得意地向同伴們大喊“我在這里咧,怎么你們找不著呀”。我們把頑皮的同伴作“地主”斗,將其捆綁,戴上紙高帽,掛上寫有“大壞蛋”的紙牌,強迫其在同伴中走來走去,要是不聽話,就合力將其摁住,直至跪在地上求饒。在這些游戲中,我們學會了合作,體驗著真善美。

              我們有自己制造的土玩具。廢紙在我們眼里一點也不廢,我們將其折疊成飛機、風車、紙叭,在空坪里我們比誰的飛機甩飛得高和遠,在迎風的跑動中我們比誰的風車轉得快,在紙叭的摔打中我們看誰的紙叭最硬扎。一段廢鐵絲在我們眼里也是寶,我們將其弄成鐵環,再用一根帶把鈕的鐵棍,推著鐵環在空坪里滾來滾去。大人們從山里弄來作柴燒的木頭,只要可以塑造,我們就將其制成陀螺,在空地里抽來抽去;那些木棍,我們就選一些直而硬的,拴上手把和腳踏,做成簡易的高蹺踩來踩去,大家比高低、比持久、比神氣。那些從小河里弄來的小石子,圓圓的,干凈而光滑,我們舍不得丟掉,而是用來做拋石游戲的道具,我們在石子的拋抓中比拼誰的眼更明亮、誰的手更麻利、比誰的石子不落地。在這些土玩具的玩法中,我們懂得了就地取材,也懂得了自取其樂。

              我們有自我的救濟方法。不會游泳,我們就在水壩里借助浮木而游動,直至完全學會。桃子、梨子、橘子、柚子、李子、柿子等家鄉水果,我們常舍不得吃,而是將其提到公路邊擺著攤子等人來買。家里和山里能變錢的事兒,我們都干過,什么雞毛、鴨毛、鵝毛,什么金剛刺、金銀花、門冬、百合、葛根、野蔥、半夏子,什么板栗、砣栗、尖栗,什么紙皮、谷皮,什么紅薯、土豆、南瓜、冬瓜、黃瓜,我們都賣過。我們將換來的零花錢,要么為自己添置學習用的筆墨紙張和文具,要么買糖果、包子、饅頭、冰棒、汽水等那時農村的稀有食物來解饞。在這些自我救濟中,我們學會了自給、自助和自立,也懂得了“活人就不會被尿憋死”的樸素道理。

              我們也有我們的夢想。小小年紀,除了放牛、打豬草、砍柴和上學,在寒暑假里還要像大人們一樣出集體工,只是工分是最低等次的每天二分五。暑期正好是農村最忙的“雙搶”季節,我們也要披星戴月,光著膀子,接受日曬雨淋,幫著大人們割稻穗和踩打谷機,或是在水田里撿拾禾線,也與大人們一起扯秧、插秧,體驗著“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的滋味。一天下來,我們感受到了腰酸背痛,但大人們卻對著我們戲說,“小屁屁,還沒長起腰,哪來什么腰酸背痛”。這個時候,我想得最多的,就是盼著自己快點長大、快點實現改變,不能再像大人們那樣面向黃土背朝天,也不能再像父輩們那樣不識字而吃許多苦,而是要發奮讀書造本事。鄉里的道路和房子太破爛了,長大了我要好好把其修一修。我最直接的理想,就是長大要當一名汽車司機,可以駕著車在公路上鳴著喇叭,呼嘯而過,威風凜凜。

              用現在的眼光看,我們的童年,確實很寒磣、很可憐、很好笑,但是很壯烈、很堅韌、很頑強,也有我們自己無數的趣事和樂事。我們就像無人知道的小草,但我們破土而出;我們就像河里搖頭擺尾的小魚,但我們無憂無慮;我們就像家鄉小溪邊的柳條,但我們隨風而舞;我們就像山里那些無名的花朵兒,但我們始終燦爛、始終向陽。我們的童心依然那么晶瑩剔透,我們的童問依然那么追根究底的,我們的童語依然那么天真無忌,我們的童真依然那么純潔可愛,我們的童趣依然那么神秘傳奇,我們的童夢依然那么多彩斑斕。所有這些,至今想來依然還是那么清晰、那么美妙。

              “六一”節,哪只是兒童節,它實則是一個充滿希望和想象的節日,是所有年齡層的人都想蹭的節日。它既讓孩子們歡快,享受儀式的洗禮,接受和體驗方方面面的關愛,又讓大人們回憶,回憶起自己的童年,重拾自己的童心,珍惜好往后的生活。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