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內容
            炎陵:誓言無聲耀初心
            湖南日報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6日 09:27
            湖南日報
            2022年07月26日 09:27


            6月24日,炎陵縣紅軍標語博物館。劉香耀 攝

              【紅色印記】

              “犧牲個人,努力革命,階級斗爭,服從組織,嚴守秘密,永不叛黨。”6月21日清晨7點半,推開炎陵縣水口鎮葉家祠毛澤東同志主持連隊建黨舊址厚重的木門,我們仿佛聽到了90多年前那鏗鏘有力的入黨誓言。

              1927年10月15日夜,葉家祠閣樓上的那盞油燈,猶如黑夜中一顆明亮的星,照亮了領誓人毛澤東和陳士榘、賴毅、李恒、歐陽健、鄢輝、劉炎6個年輕人的臉龐,也照亮了革命的道路。那夜,人民軍隊第一個連隊黨支部誕生。此后,工農革命軍各個連隊的黨支部逐步建立起來。

              井岡西麓,羅霄深處,革命的火種在這里燃起。

              湖南炎陵縣(時稱酃縣),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和湘贛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

              90多年前,紅軍在此書寫大量標語,喚起工農,激勵軍民,開展革命斗爭。

              “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飯吃衣穿屋住的黨。”這是當年紅軍用當地客家話,寫在酃縣十都鎮曉東村一戶農家的標語。

              這標語,是旗幟,更是號角;是宣言,更是誓言。

              洣水潺潺,生生不息。

              從浴血奮戰,到脫貧攻堅,再到鄉村振興,炎陵一代又一代黨員干部在“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偉大創舉指引下,為老百姓“飯吃衣穿屋住”的初心,始終熾熱滾燙。

              一顆黃桃

              夏至時節,豐收在望的喜悅在炎陵的崇山峻嶺間彌漫。碩果壓枝的黃桃樹,或成片鋪滿山崗,或三兩株種在屋前。

              6月24日一早,炎陵縣黃桃產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炎陵黃桃產業協會秘書長譚忠誠,匆匆趕往下村鄉坳頭村,“肖桂平家的桃子讓野豬給拱了。”

              記者緊隨行至村口,一行宣傳語熠熠生輝:炎陵黃桃,桃醉天下。

              “這句宣傳語,把炎陵黃桃的名聲打響了。”譚忠誠邊走邊說,這條曾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精準扶貧公益宣傳語,是時任縣委書記黃詩燕琢磨出來的。

              11年前的一個夏日,譚忠誠隨同黃詩燕到霞陽鎮山垅村走訪。看到村民陳遠高家有棵黃桃樹,年產300多公斤,收益六七千元,黃詩燕感嘆:“這么好的桃子,為什么不推廣出去?”

              “守著綠水青山過苦日子,這不是綠色發展。”多次走訪調研后,黃詩燕要求當地干部堅定信心,也對桃農立下誓言,“我們要靠一顆好桃子,讓父老鄉親們過上好日子。”

              一諾千鈞。幾年間,從制定黃桃發展獎補政策,到推廣先進技術;從支持電商銷售,到推動獲評“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黃詩燕成了炎陵黃桃的頭號推銷員。

              “眼看黃桃又要豐收了,他卻看不到了。”回憶起老書記,譚忠誠濕了眼眶。

              2019年11月,黃詩燕倒在脫貧攻堅主戰場,用生命詮釋了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

              說話間,肖桂平家的20畝黃桃基地到了。此時,他家的黃桃都住進了“紙屋子”,不出一個月,它們將長成半斤左右的“黃胖子”。“能脫貧致富,搭幫‘黃桃書記’。”肖桂平口中的“黃桃書記”就是黃詩燕。

              譚忠誠從黃桃林中鉆了出來,朝肖桂平揮揮手說:“還好,被野豬偷襲的范圍不大。”說著,他馬上和村干部聯系,“聽說下村鄉黨員干部組建了黃桃‘夜護隊’,咱也試試?”

              “行,今晚就開鑼!”電話那頭,爽朗應允。

              難題解決了,肖桂平長舒了一口氣。

              這些年,和肖桂平一樣靠種植黃桃穩定脫貧的村民,占了炎陵縣貧困人口的六成。縣里黃桃種植面積從5000畝擴大到9.6萬畝,綜合產值達到26.3億元,惠及6萬多名群眾。

              又是一年豐收季。7月25日,2022年炎陵黃桃大會如約在炎陵縣中村瑤族鄉平樂村舉行,炎陵縣委書記尹朝暉變身“帶貨達人”,為黃桃“代言”:“全縣的‘黃桃干部’正傳承黃詩燕同志的脫貧攻堅精神,接續奮斗在鄉村振興的新戰場上。”

              10年來,炎陵縣投身黃桃產業的黨員干部達8萬人次。一顆顆黃桃,讓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的距離越走越近。

              一片山丘

              6月24日,即將卸任的炎陵縣九龍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黃明輝,想回到炎陵的工業大本營——縣經信局原辦公樓去看看。

              走進這棟建于上世紀70年代的紅磚房,黃明輝感慨良多:“房頂、辦公桌都是裂開的,整個辦公樓只有一臺空調,可沒人敢開,一開整棟樓嗡嗡作響。”

              “不發展工業,炎陵就沒有出路。”2001年,只有幾家小廠的炎陵,舉全縣之力創辦了九龍工業園。2010年,炎陵縣委、縣政府大膽決策,決心再造一個工業園區——中小企業創業園。

              全新的夢想,就從這棟條件極為簡陋的老樓起航。黃明輝左手比出一個“五”:“縣里財政薄弱,撥了5萬元作為我們的工作經費。一年多時間,我們籌到了1200多萬元建設資金。”

              如今,擁有107家規模以上企業的炎陵,走出了一條生態工業發展新路。

              生態工業,以“天上不冒煙、空中無異味、地下不流污水”為標準。一次,一位廣東老板計劃在炎陵投資興辦一個廢銅冶煉回收項目,并承諾年繳稅收5000萬元以上。考慮到環保因素,炎陵硬是對這個項目“忍痛割愛”。

              走進炎陵縣娜妹子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的廠房,一條黃桃果汁自動化生產線在眼前敞亮起來。企業負責人劉麗娜介紹:“這條生產線讓炎陵有了完整的黃桃產業鏈,實現了本地黃桃深加工的夢想。”

              驅車來到依山而建的炎陵縣中小企業創業園。黃明輝把記者徑直帶到株洲歐科億數控精密刀具股份有限公司。在一樓大廳產品展覽區,董事長袁美和如數家珍般介紹起企業生產的高精數控刀具:“這是新材料產業鏈中的高端產品。”

              2020年12月10日,歐科億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掛牌上市,成為株洲市首家科創板上市企業,也是全國貧困縣中首家科創板上市公司。

              “我們調研過很多地方,炎陵的營商環境最適合歐科億發展需要。”袁美和聊起了前不久的一次體驗。企業正值二期工程竣工,縣里組建專班量身服務,“從取得驗收合格證明、竣工驗收備案表,到領取不動產權證只用了2天半時間”。

              袁美和感慨,炎陵能引來20多家銷售收入過億元的企業,關鍵在于黨員干部與企業“走近、走親、走實”的服務意識。

              登上中小企業創業園最高處,遠眺青山蒼翠,黃明輝和袁美和討論起未來炎陵工業發展方向。

              堅持“生態工業”理念,守護綠水青山!這是炎陵縣委、縣政府對炎陵百姓許下的莊嚴承諾。

              夕陽西下,一群騎共享單車的工人疾馳而過,散落一串歌聲: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個山丘,越過山丘,雖然已白了頭……

              兩人相視而笑。歌詞鉆進了黃明輝心里:“如今,工業對炎陵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37.7%,咱白頭也值了!”

              一脈相承

              “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飯吃衣穿屋住的黨。”

              這句標語,如今已成為炎陵縣紅軍標語博物館(以下簡稱“紅標館”)的“鎮館之寶”。

              90多年前,先后有50余支紅軍部隊在炎陵播撒革命火種。這段紅色記憶,炎陵人保留了一種特定的歷史符號——紅軍標語。

              2011年,作為全國首家集中保護和展示紅軍標語的專題博物館,紅標館建成并面向公眾開放。339條宣傳標語,見證了那段風雷激蕩的崢嶸歲月。

              炎陵縣文化旅游廣電體育局副局長鐘定軍和我們分享了不少紅標館建設的動人故事——

              許多炎陵百姓一家幾代寧居陋室也不拆屋重建,主動向文物保護部門提供家中標語線索,自愿配合標語揭取工作;

              紅標館地塊處于縣城黃金地段,不管多少開發商看中,縣里一直為紅標館留著;

              建館差錢,省市縣三級“湊米下鍋”;

              建館時需征拆一些單位用地,沒有一家單位一位職工反對;

              老同志劉少云年近七旬,每天到館里幫忙整理史料;

              ……

              人們不禁發問,是什么樣的力量,能讓這么多人有如此相同的默契?

              鐘定軍把我們帶到“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飯吃衣穿屋住的黨”標語前,“守護好標語,就守住了共產黨帶給老百姓的希望。”

              “工農革命軍,紀律最嚴明,愛護老百姓,保護小商人。”采訪快結束時,紅標館講解員陳思琪領著一位老者走進紅標館,兩人合唱的《紅軍紀律歌》,悠揚動聽。

              從2017年在此擔任講解員開始,陳思琪每場講解都以這首中國最早的紅軍歌曲開場。

              作為經典傳唱人,陳思琪特別感謝站在她身旁的老者、炎陵縣文聯原副主席尹秉華。

              60多年來,尹秉華翻山越嶺、走村入戶,收集蘇區歌謠、客家山歌1500余首,改編創作歌曲100余首。

              伴著朗朗歌聲,我們仿佛回到了星火燎原的年代。中國革命史上五個“第一”在炎陵誕生——

              第一次實踐“支部建在連上”,第一次決計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第一次給部隊集中上政治課,第一次插牌分田,“朱毛”第一次會面。

              90多年來,炎陵黨員干部帶領人民群眾守護紅色歷史、弘揚紅色文化的初心,始終如一。

              一批又一批的孩子成為紅色故事宣講人;339條標語通過音頻、視頻走向了“云端”;紅色黨課被搬進劇院,為更多黨員和群眾帶來聲光電的震撼……

              “邁入新征程,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我們將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為民辦事、為民造福作為最重要的政績,把為老百姓做了多少好事實事作為檢驗政績的重要標準。”炎陵縣委書記尹朝暉堅定地說,紅軍標語及其蘊含的精神,深深浸潤在炎陵縣10936名黨員的血脈之中,也將代代傳承下去。

              【青年觀察】

              這場紅色“穿越”,夠勁兒!

              孫基愷(全國優秀共青團員、湖南第一師范學院大三學生)

              作為毛澤東主席家鄉人、校友,炎陵之行對我來說非常奇妙。我從毛主席的“求學時代”穿越到了他的“創業時代”。

              毛主席在“求學時代”打下了堅實的學問基礎、身體基礎、思想基礎,到了“創業時代”,他將以往所學付諸實踐,水口連隊建黨正是對“支部建在連上”原則的生動實踐。

              作為湖南第一師范學院“毛澤東與第一師范”紀念館的講解員,炎陵之行,讓我感受到炎陵人傳承紅色文化的守正創新。

              我能背誦近2萬字的講解詞,到了炎陵才知道,有時候,講解用歌聲比口述更加觸動人心;我給3000多名孩子講過黨史故事,到了炎陵才知道,黨課也可以做得很酷炫,甚至可以像話劇一樣搬上舞臺。

              作為一名將來服務鄉村基礎教育的公費定向師范生,我更從一個個炎陵黨員干部身上,汲取到堅定初心的“勁兒”。

              “為脫貧而來,為脫貧而去”的“黃桃書記”黃詩燕,帶領炎陵成功脫貧,自己卻倒在了脫貧一線;

              扎根鄉村的教師馬安健,50多年默默奉獻,把大山深處的魯坑復式小學辦成了“最美村小”,讓適齡兒童100%“進得來,留得住,學得好”;

              為了傳承紅歌,60多年來,尹秉華跑遍炎陵的山山水水,訪問近千位老紅軍、老民間歌手,收集蘇區歌謠、客家山歌1500余首。

              ……

              還有一年,我即將畢業。我決意向所有扎根大地的人們學習,用自己所學回報鄉村,把知識、快樂帶給大山里的孩子。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