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內容
            瞄準“帥”位 揚科維奇要先贏最后一戰
            北京青年報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7日 11:49
            北京青年報
            2022年07月27日 11:49

              北京時間7月27日下午,中國男足選拔隊將在日本豐田體育場迎戰2022年東亞杯最后1輪對手中國香港隊。對國足選拔隊來說,這是一場輸不起的比賽。對于現年50歲的球隊塞爾維亞籍主帥揚科維奇來說,是檢驗其執教能力的一次重要考核。

              盡管目前尚無權威渠道證實揚科維奇與正編國足帥位有何直接聯系,但如果能夠在本屆東亞杯期間交出一份令人信服的帶隊成績單,無疑會提升揚科維奇在中國足協內部及外界的印象分數。揚科維奇作為杭州亞運會中國隊的主帥,勢必繼續受到中國足協的信任與重用。

              俄羅斯世界杯落幕后,中國足協為強化對各級國字號球隊的技術支持,有意識從外部引進部分優質“師資力量”,除邀請到曾助比利時隊光耀俄羅斯世界杯的技術總監克瑞斯外,中國足協還同期引進年富力強的原塞爾維亞國青隊主帥亞歷山大·揚科維奇。

              2018年9月28日,揚科維奇受聘,出任當時的中國U19B隊主教練。這位塞爾維亞教頭與1999年齡段中國隊的緣分正是由此次合作結下的。在該年齡段國青隊折戟亞青賽賽場后,中國足協考慮到這一年齡段球隊還將承載著杭州亞運會競爭重任,特邀請揚科維奇于2018年11月底開始扮演1999年齡段U20國家隊主帥的角色(官宣正式接手時間為2019年1月1日)。

              正是憑借踏實的工作作風及在帶隊實踐過程中表現出的理論水平、業務素養,揚科維奇獲得中國足協初步認可,雙方于2020年10月下旬在蘇州就前者擔任中國U21國家隊主帥一事續約,雙方合作周期將至杭州亞運會結束后。

              受疫情影響,這支1999年齡段球隊在過去3年多時間里,除于2019年參加了少許拉練、邀請賽或友誼賽外,一度長達2年多沒有參加過任何形式的國際比賽。在培養鍛煉新人、磨合陣容陣型方面,揚科維奇團隊遇到了較大困難。與此同時,揚科維奇帶兵實戰能力如何評判,中國足協實際上也缺乏可靠的依據。

              本屆東亞杯前,1999年齡段中國隊以U23國足番號備戰杭州亞運會,但也恰恰因杭州亞運會因故延至明年舉辦,今年3月下旬的迪拜杯成為這支球隊近3年來參加的首項正式國際賽事。在本次賽事中,中國U23隊在首輪及排位賽中兩負阿聯酋U23隊,不過在次輪比賽中以4比2大勝泰國U23隊,從而最終鎖定賽事第4名。比起勝負成績,這支球隊最大的收獲當屬積累了些許國際比賽經驗。正是因為參賽數量有限,揚科維奇執教成色幾何仍很難清晰呈現。在這種情況下,東亞杯無疑將成為國足選拔隊及揚科維奇個人能力評判的重要標尺。

              如果說這支國足選拔隊以3球完敗在韓國隊腳下的結果在“合理范疇”內,那么球隊在東亞杯次輪逼平強大的日本隊,則令人眼前一亮,同時給困境中的中國男子足球帶來些許慰藉。揚科維奇行不行?至少其當場比賽的用兵是成功的。但“爆冷”過后,國足選拔隊及揚科維奇必須面對另一個現實,那就是末輪面對實力相對最弱的中國香港隊,中國男足選拔隊能否延續此前的態勢,一鼓作氣拿下對手。受各隊實力參差不齊影響,國足選拔隊末輪顯然不會像前兩輪比賽中那樣屯重兵于防守,但球隊的攻勢足球如何演繹,揚科維奇亦面臨全新挑戰。如果末戰中國香港隊成績不理想,那么國足選拔隊的偶時“驚艷”及揚科維奇本人的帶隊效果都可能被抵消掉。

              值得注意的是,這支出現在東亞杯上的中國男足選拔隊其實是以中國隊身份報名參加本屆東亞杯賽的。正編國足在今年3月底結束卡塔爾世預賽征程后,本年度內并無備戰、比賽計劃,球隊主教練李霄鵬去留問題的答案至今沒有得到官方確認。從這個角度來說,將揚科維奇與正編國足主帥帥位聯系到一起是不合適的。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