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秦嵐:為角色的喜怒哀樂注入溫柔底色
            文匯報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8日 09:57
            文匯報
            2022年07月28日 09:57

              隨著電視劇《關于唐醫生的一切》的播出,主演秦嵐的作品序列中又增添了一個具有代表性的角色。她在劇中飾演醫院心臟中心主任唐佳瑜,于一貫柔美大氣的影視形象之外又有新突破,人物身上既有行業精英的信念、冷靜與嚴謹,又有當代女性的得失、情緒和感受,其平凡與偉大之處,都能喚起觀眾的共鳴。

              很長時間里,觀眾對秦嵐的印象大多來自《還珠格格3》里的知畫、《又見一簾幽夢》里的綠萍、《王的盛宴》里的呂后等等。近年來,人到中年的她在多部電視劇中擔綱主演,有不少角色和表演段落接連“出圈”,如《延禧攻略》里的“白月光”富察·容音,《怪你過分美麗》里有魄力、有手腕的明星經紀人莫向晚,《傳家》里溫婉睿智、知書達理的大姐易鐘靈。可以看到,入行二十多年,秦嵐一直扮演與自己實際年齡相稱的角色,以一種歲月流轉后帶來的沉淀與洗練之態經受著時光的考驗,也接受了時光的饋贈。

              在清流底色中糅入不同人物的個性特質,帶來通情達理的治愈感

              《怪你過分美麗》中,有一個流傳甚廣的片段:某個影視節慶的頒獎禮后臺,新老明星濟濟一堂準備合影。眼看自己帶的流量女星林湘將老牌女演員擠到一邊,搶占C位,秦嵐飾演的經紀人莫向晚沒有暗暗得意作壁上觀,而是趕緊叫停拍攝,不著痕跡地晃開林湘,以一條色彩奪目的披肩幫前輩演員重回合影中心位置。

              在這部深刻揭露和反思娛樂圈生態的劇集中,上述橋段如同一個具有典型性的橫截面,既折射出諸如流量明星、搶鏡、艷壓、C位、過氣等圈內現象,也是對全劇的一個總領和概括——名利場上的跟紅頂白、你爭我奪從未停息,細節決定成敗,命運的起起落落只在一瞬間。在這一片爭奇斗艷的紛爭中,莫向晚內心有著自己的定海神針,白色衣裝點明了角色的心性與人品,為她后來自立門戶并將自己公司命名為“清源”做了鋪墊。

              而這份在俗世中堅持本心、不被侵染的“清流感”,也正是秦嵐近年來的一系列影視形象中可以提取到的一個關鍵詞。

              影視作品中的角色,人設千變萬化,風采各有千秋,最終的呈現效果也有賴于演員自身的氣質和演技。近年來,秦嵐的影視形象總體上是柔和、大氣的,這是歲月為她賦予的端莊和穩重;更關鍵的是對于周遭世界和自我內心都懷有一種接納感,是以能夠喚起人心頭那抹似曾相識的溫柔。但這份“柔”,又是“柔”而不“弱”的,似乎能從中品味出某種看透世事的悲憫,某種洞悉人心的通達,因而能夠讓角色成為強者,周全自身,掌控莫測的命運,寄寓觀眾的期待。當這種溫厚純善成為充分認知現狀后的主觀選擇,就產生了不從眾、不妥協的“清流感”。

              可以發現,秦嵐塑造的不同時代、不同身份的角色,正是在這種“清流”的底色中進一步糅入每個人物的個性特質。

              《關于唐醫生的一切》中,唐佳瑜的設定是醫院心臟中心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性主任,又是空降到領導職位,面臨著來自性別和來自職場的多重壓力。劇中的一個經典畫面構圖是唐佳瑜位于正中心,身量嬌小卻氣場強大,五位男性醫生下屬以一種團結和信服之態,簇擁在她的身邊,視覺上直接凸顯她在男醫生占多數的心外科工作的挑戰性,彰顯唐佳瑜過人的業務能力和人格魅力。秦嵐在塑造唐佳瑜時,也呈現出反差效果,態度淡定、語氣溫和,行事風格卻直白篤定,還有些出其不意的小頑皮,讓人物有種不按常理出牌的“頂級高手”感。《傳家》中的大姐易鐘靈,有著長姐如母的襟懷,她隱忍、包容、甘于奉獻,為了家族接受包辦婚姻。但這個人物并非真正的傳統舊式女子,在遭受了亂世和家變的接連打擊之后,對家國和親人的責任心催生出她的勇氣與智慧,借著溫婉柔弱的外表蒙蔽敵人,暗地里與之展開殊死搏斗。《延禧攻略》中的容音,身居后位但溫柔和善,在相互傾軋和傷害的環境里也恪守德行,正如她自述,“一生沒有做過一件壞事”。這個角色在劇中和劇外都是令人心折的“白月光”,代表著純潔無瑕的美好。容音在人心險惡的斗爭中苦苦維持著純良本心,她絕望自戕的悲劇下場,形成了全劇最慘烈的控訴。

              總體來看,秦嵐塑造角色的“清流感”,由于自身溫和典雅的韻味,因而呈現出“防御型”的特質,即使是精英、強者,也不帶攻擊性,甚至有些通情達理的治愈感,正是她在創作《怪你過分美麗》時提到的“溫柔的力量”。

              她演那些在理想和現實之間不斷撕扯和掙扎的普通人,喜怒哀樂都與現實相通

              近年來,隨著秦嵐擔綱主演的電視劇廣受好評,她也被逐漸認為是一位能“扛劇”的演員,以自身的號召力成為電視劇品質的保障和觀眾認可度的保障。演員能夠“扛劇”的成因固然復雜,但從表演藝術的角度來說,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就是該演員的表演必須很耐看。

              “耐看”是個頗難抵達的藝術層級。它無法用“高顏值”“高流量”或“高成本”等價置換,也不是單純地由演技高低和表演經驗豐富與否決定的。

              它包含了對演員形象氣質的要求,對演戲的聲、臺、形、表基本功的要求,以及對角色的貼合度和表演狀態發揮的要求。更重要的是演員的藝術呈現能否讓觀眾感到信服,人物魅力和戲劇張力能否吸引觀眾投入劇情,情緒表達和細節設計能否經得起觀眾的反復品味推敲,進而才可以引起觀眾對人物的好感和認同,產生想要“追劇”的欲望。

              秦嵐的表演,就具有耐看的特性。這首先源于她姣好的外形和塑造不同人物的能力。

              2003年拍攝《還珠格格3》時,秦嵐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演戲經驗很少,憑借外形和氣質獲得了制片人瓊瑤的青睞。知畫是秦嵐首個為大眾所熟知的角色,其才貌雙全卻又心機深重的“人設”極有爭議。秦嵐作為該劇著意推出的“秘密武器”,憑借外貌驚艷四座,卻也通過演技填滿了人物的發揮空間,并行不悖地詮釋出了知畫的柔、癡、狡、狠,招 人“恨”也惹人“憐”。這個濃墨重彩且立體多面角色,甚至成為了一類典型人物的代表,部分表演段落至今還會出現在短視頻等影視二度創作中,并且隨著社會思潮的變化,又被觀眾從不同的視角重新審視。2007年,秦嵐在《又見一簾幽夢》中飾演綠萍,前期矜貴優雅,受盡萬千寵愛;后期憋屈瘋魔,誓要毀天滅地,充滿反差感和爆發力的表演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此后,她在電影《王的盛宴》里飾演呂后,進一步豐富了凌厲、陰郁的人物形象特質。在后面的創作中,她也逐漸走出瓊瑤女郎式的言情劇表演“舒適區”,在不同題材和作品中持續探索自己的創作潛質。

              秦嵐的表演之所以耐看,更在于她創作中的真摯和投入,用自然的、鮮活的方式進行表演處理,傳遞出角色的人性和人情味,引發觀眾的代入感。

              在觀看秦嵐的表演時,能夠感覺到她與對手的真實交流,以及人物的情感流動和思想變化過程,也就是一種“真聽、真看、真感覺”下的表演。這使得她在不同的角色總譜下,會呈現出不同的風格效果,如容音的溫柔敦厚、莫向晚的精明銳利、易鐘靈的賢惠堅忍,等等。這一點也體現在她的最新作品《關于唐醫生的一切》中。唐佳瑜經常需要說大段包含醫學術語的臺詞,秦嵐和其他演員也有不少討論病情和科研的對手戲,這時,是不方便用太多大幅度動作和零碎的鏡頭變化來豐富觀感的。那么如何讓觀眾“忍受”相對靜止狀態下的長段臺詞?可以發現,秦嵐的表演一直是充滿變化的,她通過細膩的眼神、表情、微動作的變化來傳遞人物的情緒和思想,觀眾正是需要去捕捉到這些,來體會唐佳瑜的想法和處境。尤其是她的眼神,總是很具體地帶著某種情緒或目的,眼波流轉之間,明確了本場戲要實現的敘事目的。她的表演不是擺出最美的角度和姿勢來“作狀”,而是根據對手演員給出臺詞和態度后再“接戲”,所以顯得鮮活而不“面癱”,流暢而不瑣碎,每個反應都有依據,每個呈現都有功效。有的演員演戲時被詬病“五官亂飛”“小動作過多”“眼神空洞”,區別就在于表演是否遵循了真實的情感交流和合理的人物邏輯。

              正是這種真誠的投入感,讓秦嵐的人物形象無限貼近生活和現實,不虛假,也沒有距離感。她飾演的古典麗人,不會像是來自博物館的陌生陳列;她飾演的業界精英,不會像是懸浮不接地氣的“白蓮花”“傻白甜”。無論是容音、易鐘靈、莫向晚還是唐佳瑜,沒有所向披靡、大殺四方的“大女主”,只有在理想和現實之間不斷撕扯和掙扎的普通人。她們的喜怒哀樂都與現實緊密接通,是我們身邊可以見到的比較美好、比較良善的真實的人。

              各美其美:國產影視劇圍繞女性藝術形象產生的觀念變遷

              秦嵐自2001年正式入行,從配角演到主角,人物形象涵蓋了多種類型,電視劇、電影、網劇、綜藝節目、晚會等文藝形式都有涉獵,可以說,她是新世紀以來我國文化藝術事業高歌猛進時期的親歷者和見證者,其藝術生涯折射著我國影視行業的發展生態。

              以電影為例,她參演了《南京!南京!》《建黨偉業》《決勝時刻》等新主流電影力作,以及《王的盛宴》《怒火·重案》等內地與香港的合拍商業大片,還有《命運呼叫轉移》《隱婚男女》《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等都市愛情輕喜劇。秦嵐在不同時期的電影創作,對應著新世紀中國電影發展路徑的創作風潮和重點。

              電視劇作為她的表演創作“主場”,多年的印記更為明晰且具有啟發性。

              時至今日,國產劇中女性形象的觀念不斷地更新,“女性群像”“姐學”“女BOSS”“搞事業”“姐弟戀”等關注女性選擇、探索女性潛能的理念,在國產劇中蔚然成風。這些傾向在近年來秦嵐的熒屏形象也有所體現。在作品中,她的角色身份通常都是有知性美的行業精英,溫柔而堅定,一路披荊斬棘,努力實現自我價值。即便是在古裝劇《延禧攻略》中,她飾演的容音最糾結的議題是關乎自我意識的,即人的個性本真被身份和禮教所禁錮摧殘,無法戰勝也無法屈從。

              更為關鍵的是,秦嵐的角色和劇中其他女性角色之間有著相互欣賞體諒、各美其美的情誼,高揚女性之間的友情線,亦成為當下國劇的常態劇情。具體可以表現為成熟大姐姐成為年輕女性的導航者和避風港,例如《延禧攻略》中花了大量篇幅去塑造容音對魏瓔珞(吳謹言飾)的善意、喜愛和教導,容音也因此被魏瓔珞視為親姐,即使伊人已逝,也永遠被魏瓔珞感念。《怪你過分美麗》中,乖張又脆弱的流量明星林湘在工作和生活中唯一信任的人就是莫向晚,二人漸行漸遠后,失去了莫向晚推心置腹的教導和保護,也是導致林湘精神崩潰的一個原因。另外一種表現是成熟女性角色之間的勢均力敵、惺惺相惜,這種處理能提升人物境界,豐富人物立面。例如《關于唐醫生的一切》中,唐佳瑜和歐陽真予(高露飾)從“不對付”到“好閨蜜”的友情發展。從秦嵐的表演處理來看,唐佳瑜在歐陽真予面前狀態更加松弛自由,一些小動作、小表情、小玩笑的設計,讓兩人的對手戲有種少女般的頑皮靈動,側面展現職場女性的浪漫情懷和開闊心胸。

              雖然角色不分大小,但我們樂見像秦嵐這樣的中生代女演員仍然可以在影視劇中不斷擔綱主演,由此對應著的是國產影視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正日益豐富多元。畢竟像莫向晚、唐佳瑜這樣的角色,本就不是年輕的“小花”們能夠勝任的。而那一份對于年齡和性別議題的坦然接受與面對,既屬于角色,更屬于秦嵐自己。

              (作者為戲劇影視學博士后、上海戲劇學院電影學院講師)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