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張黎:若觀眾看著不舒服,是導演專業性不夠
            新京報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8日 10:22
            新京報
            2022年07月28日 10:22

              由夏雨、羅晉主演的懸疑律政系列劇《庭外》正在播出。該劇由《盲區》《落水者》兩個單元構成,雙線并行又彼此關聯。《盲區》導演張黎接受媒體采訪表示,這個故事吸引自己的原因之一就是其中時空感的展現,“通過時間來表達人性的多變和多面性。”

              創作:不管什么題材,都是“找鑰匙”的過程

              《庭外·盲區》單元講述了法官魯南在16個小時內,協助刑偵隊破獲兩起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碎尸案和走私案的故事。一樁九年前的碎尸案已經進入死刑復核階段,犯罪嫌疑人田洋卻堅稱是一個名叫李夢琪的女人殺人,而當時現場也留下了第三個不明身份者的DNA;另一走私案的關鍵人物陳曼,或許正是改頭換面的李夢琪,兩件關聯緊密的案件浮出水面。

              《盲區》最吸引張黎的首先是劇中包含的時空感,劇中通過時間來表達人性的多變、多面性,其中包含現實中16個小時的時間限制,還有9年前命案的勾連,整篇故事時空的延展性,讓張黎覺得很有意思。

              張黎此前被大家看作是最擅長拍歷史劇的導演,在張黎看來,作為一名成熟導演不應該按照劇情類型來區分,所謂的類型劇實際上是導演個人的喜好,每個人的舒適區不一樣,當導演拿到一個題材,不管是什么類型,都有一個尋找如何拍攝“找鑰匙”的過程,“相對我個人,從年齡、經歷上說,對于歷史題材‘找鑰匙’的過程要更便捷、舒適一些。”張黎說,當找到鑰匙的時候,人性是共通的,事件特質也是共通的,需要做的只是用哪一種方式來表達更合適。《庭外》中,雙單元的故事在同一個時空體系里面并行敘事,張黎將《落水者》比喻成系列劇《庭外》的主干,《盲區》則是分支故事。

              張黎說,如果作為觀眾,看了某一片段,某組鏡頭,覺得不舒服,一定是導演專業性不夠造成的,“鏡頭引力不夠豐富,詞匯量不夠大,修辭沒學好,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導演技術問題。”

              拍攝:感謝羅晉對自己狠的精神

              《庭外》兩個單元故事風格不同,《落水者》更像人物戲,在調查案件的過程中,律師喬紹廷經歷人生高山低谷,最終實現逆風翻盤的成長;《盲區》偏重推理懸疑,故事發生在極為有限的時間內,重反轉、謎一樣的人物多。張黎說,《落水者》是偏靜態的,《盲區》是偏動態的,所以有時候要同時在一天之內把一個靜態演員活生生搬到所謂的動態狀態,這是比較艱巨的工作。

              《盲區》中有不少激烈的大場面戲份,其中有一場陳曼派人用鋼絲勒喬紹廷脖子的戲,羅晉在這場戲中是真的被勒了,吐舌頭、臉漲得鐵青都不是單純演出來的,張黎說,羅晉的反應非常逼真。同時張黎認為,在不危及演員生命和身體安全的情況下,真勒是應該的,他的青筋、被勒之后的聲帶,包括他眼里的血絲,都是真實生理的反饋。“感謝羅晉,有這種真實的,對自己狠的精神。”

              在《庭外》中,除了夏雨、羅晉兩位主演,其他演員也貢獻了出色的表演。在張黎看來,除了外部形態,比如下雨、泥石流、瀕臨死亡的這種感受以外,演員最重要的展現就是對情感和情緒的真實表達,“可能沒有受什么皮肉之苦,但是內心在經歷折磨和掙扎,這種感受他們體現得都非常好。”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