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失落的“金庸武俠宇宙” 能否以網絡大電影破局
            文匯報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29日 11:04
            文匯報
            2022年07月29日 11:04

              近日,由愛奇藝出品、路陽監制,改編自金庸經典武俠作品的電影《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正式上線。在此之前一天,蘇有朋、賈靜雯、高圓圓主演的2003年版《倚天屠龍記》經過高清修復,宣布在騰訊視頻上線。一邊是借“金庸IP”之殼另起爐灶的網絡大電影;另一邊是在千禧年金庸翻拍潮中成為90后童年回憶、被譽為“顏值最高”版的《倚天屠龍記》,讓“金庸武俠翻拍”這一話題再度引發熱議。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14部小說,構筑起一個堪比漫威的“金庸武俠宇宙”,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成為影視改編翻拍的“富礦”。一甲子的時光里,陸續誕生了83版電視劇《射雕英雄傳》、徐克《笑傲江湖》系列電影、周星馳電影《鹿鼎記》、01央視版《笑傲江湖》等一批高分改編作品,其中不乏影響電影美學風格的里程碑作品。然而近幾年,“金庸翻拍”不再是影視人創新探索的扎實底本,而淪為拯救原創劇本荒的工業生產原料。翻拍越來越多,評分越來越低。2018年的《新笑傲江湖》更是讓網友打出2.5的金庸影視歷史最低分。因而,《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上線之初,很多人對這部網絡大電影并不看好,直斥是掛羊頭賣狗肉“魔改”。可真正播映后,又有部分觀眾評價,“雖然片頭那段胡苗大戰慢鏡頭多,有點趕客”,但影片延續《繡春刀》系列的武俠風格,不考慮原著改編,“有超出預期的觀影體驗”。兩極化評論拉鋸之間,一個議題浮出水面——如何破除“金庸武俠越拍越爛”的魔咒?

              銳意創新還是信手“魔改”?

              被網友吐槽“魔改”,《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并不“冤枉”。

              作為金庸創作于1959年的第四部武俠小說,《雪山飛狐》也是十二部長篇中最短的一部。故事圍繞尋寶和復仇兩大線索展開。對比跨度動輒數十年的其他作品,這部《雪山飛狐》雖然折射著百年來幾大家族的恩怨情仇,其戲劇沖突卻幾乎濃縮在了一天之內。金庸曾坦言,這部作品受到了大仲馬《基督山伯爵》的影響。其中的善惡觀念,直接影響了《雪山飛狐》對于人物命運的安排。胡、苗、范、田這四大家族由一場誤會引發的百年恩仇,反復拷問著人性,也令人無限唏噓。沒有想到,這部作品問世后,讀者反饋其對于主角胡斐的塑造反不及其父胡一刀出彩。或許是意猶未盡,金庸在此后又寫了《飛狐外傳》來圓滿這個故事。也正因如此,在此前不少影視翻拍中,都嘗試將《雪山飛狐》與《飛狐外傳》劇情結合在一起,從體量上試圖彌合文字向影像轉碼的敘事縫隙。

              而《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面對兩部小說提供的劇情,卻選擇重新構架故事,將敘事重點放在了尋寶搶寶之上。田歸農遣手下八惡人設計讓胡一刀、苗人鳳結仇,二人在比武中遭八惡人暗算雙雙殞命。留下闖王在飛狐山的寶藏謎團。十年后,藏寶圖現世,正反勢力在奪寶中相互猜忌設局。胡斐則打入反派陣容內部,與苗若蘭完成復仇。不夸張地說,影片劇情只是用了《雪山飛狐》的IP、故事背景和部分主要角色的名字。作為推動劇情走向的反派勢力,“八惡人”更是影片的新創角色。這樣顛覆性的改編,對于原著黨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可之于新世代來說,影片卻有可圈可點之處。首先,作為監制的路陽為電影品相提供一定保障。此前,他曾執導的《繡春刀》系列與《刺殺小說家》,獲得不俗口碑與票房成績。尤其是《繡春刀》系列,在承襲華語武俠傳統的同時,也逐漸探索出凜冽冷峻的風格,極具個人標識性。此番《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再度啟用前兩組作品的服化道團隊。一改過往網大特效場面與攝影鏡頭的粗糙,有了接近院線電影的質感。其次,它將原本的武俠故事與懸疑元素相結合,演變成一場逐個擊破的“狼人殺”,通過不斷反轉來調動觀影情緒。相比于承載一代人記憶的TVB武俠寫實風,影片有著網生代觀眾所熟悉的節奏。不過,也有影評指出,影片有銳氣但缺點也很明顯:反轉全靠閃回倒敘,臺詞粗糙生硬,特效震撼但鮮少有真刀真槍的“硬核”功夫……如此種種使得其很難比肩前作,只能算作一部制作相對精良的網絡大電影。

              金庸武俠改編困境,也是所有經典翻拍的困境

              “魔改”背后,也有著翻拍者沉重的“負擔”。盡管相較其他金庸原著,《雪山飛狐》的改編有難度,但絲毫不妨礙其影視改編版本數量之多。早在1964年,也就是小說問世五年后,《雪山飛狐》就曾被改編為電影,由江漢、歐嘉慧主演,分上下兩部放映。而更為人所熟知的版本,則是1978年由衛子云、米雪等人主演的《雪山飛狐》。1985年,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又以呂良偉、曾華倩為主演,推出同名改編電視劇。而在1991年寶島臺灣拍攝的《雪山飛狐》中,又誕生了鳳飛飛演唱、羅大佑作詞作曲的《追夢人》。千禧年前后,香港TVB掀起新一輪金庸劇拍攝潮,《雪山飛狐》亦在其列。這版由陳錦鴻、佘詩曼主演,黃日華特別出演胡一刀,而作為新創角色出現的聶桑青,在當時引發金迷不滿。而更為內地年輕觀眾所熟知的,則是由聶遠、朱茵、鐘欣桐、安以軒等主演的一版。回頭來看,雖有改編,但尚在原著讀者的接受范圍之內,可也鮮有贊美之聲。

              某種程度上,金庸武俠改編困境有著深入人心大IP改編困境的共性。那就是一再照搬原著難免平庸缺少關注,但改編尺度過大又會遭遇“名不副實”的罵聲。然而兩難困境抵不住“原創劇本稀缺”,轉而翻炒昔日IP打情懷牌的創作惰性。基于這種情況,并非“魔改”招致不滿,而是主創投機心態注定了“金庸武俠越拍越爛”的結果。

              然而創新注定失敗嗎?恐怕并不盡然。上世紀90年代,面對一眾取得成功的金庸影視作品,徐克的《笑傲江湖》沒有被胡金銓的光環所籠罩,而是吸收前人經驗,加入東廠太監陷害忠良情節增強思想厚度,配合程小東精彩的武打設計,打造出“新武俠電影的開山之作”。而由黃霑創作的插曲《滄海一聲笑》,更成為華語影視音樂史上最閃亮的作品之一。此后,他的“魔改”更進一步——他讓林青霞在《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中反串東方不敗,與李連杰飾演的令狐沖展開一段曖昧情愫。這一改編曾遭遇金庸本人的極大不滿,卻成就了華語影史一個特別的形象。甚至影響此后多部《笑傲江湖》,它們都沿用了女性飾演東方不敗的套路。而徐克“魔改”成功,基于他對于金庸“廟堂與江湖”的深刻理解,并融入了自己獨特的視聽語言。

              從這個意義上講,相比于改編尺度引發的爭議,《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等一批最新金庸影視劇要想重振“金庸武俠宇宙”,更應重視“俠之大者”的精神內核,用更精彩扎實的打戲,來向新一代觀眾證明,金庸武俠跨越時代的魅力所在。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