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七人樂隊》——用八年的時間,致敬香港情懷
            齊魯晚報 發布時間:2022年08月05日 10:22
            齊魯晚報
            2022年08月05日 10:22

              最近電影市場港片不少,且類型各不相同。有癲狂探案的《神探大戰》,還有8月5日上映的機甲硬科幻《明日戰記》,再一部就是港風濃郁的《七人樂隊》,該片會聚七位導演聯合執導,從開拍到上映歷時八年,將半個多世紀以來的香港光影呈現在觀眾眼前。

              記者 宋說

              七個故事,

              七十年香港時光

              《七人樂隊》由洪金寶、許鞍華、袁和平、杜琪峯、徐克、譚家明和林嶺東七位導演聯合執導,七位導演從各自的視角出發,通過小人物小故事共同構建出香港七十年的時光。

              由洪金寶執導的《練功》,講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京劇師傅于占元訓練弟子們的故事。主角是一群在天臺練功的孩子,在嚴師的監督下,他們苦練拳腳,為闖蕩電影界打下功夫基礎。影片用三個段落帶動觀眾的情緒轉換,結尾伴隨著殘酷懲罰收場,鏡頭從頭破血流的少年,轉向年邁的洪金寶,像是洪金寶給觀眾娓娓道來一段自己的記憶。

              許鞍華導演的《校長》,以她擅長的溫婉筆觸,講述了幾位香港小學教育工作者教書育人的故事。影片中出現了很多煙火氣的市井生活場景,撈金魚、喝糖水,孩子聚在巷口拍卡片等,頗有許鞍華執導的“天水圍”系列影片的味道。

              譚家明的《別夜》,以風格化的色彩與視聽語言,講述一對被迫分離的年輕人,在告別前夜的眷戀與難舍;袁和平的《回歸》,講述的是祖孫兩代人的親情羈絆與文化差異;林嶺東遺作《迷路》注入了導演對故土變遷的感慨。

              杜琪峯的《遍地黃金》,則透露著濃濃的黑色喜劇風。杜琪峯將故事放在一方小小的茶餐廳,三個炒股炒房的年輕人正在激情地分享著自己一夜暴富的發財夢,故事在發財、虧本又發財之間跌宕起伏。徐克的《深度對話》最出人意料,該單元故事將場景設定在一所未來的精神病院里,病人和醫生的身份可以互換,敘事多次反轉,故事天馬行空,以荒誕描繪出導演想象的未來世界。

              從《八部半》到

              《七人樂隊》

              幾位導演通過電影,傳遞出自己對香港這座城市和港片的情感,導演杜琪峯曾感慨,“歷史上,香港從沒試過這么多導演一起創作。”杜琪峯除了執導《遍地黃金》單元,還擔任了《七人樂隊》的監制,此次拍攝也來自他的構想,意在致敬膠片拍出的經典影像。

              《七人樂隊》2014年開始拍攝,最早取名《八部半》,借用了意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名作的片名。在原定計劃中,《八部半》以上世紀50年代的香港為起點,八位導演各自選取一個年代作為背景拍攝,并以最后一個“半部”作為對香港未來的展望而收尾。后來,導演吳宇森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退出,影片片名也隨之改為《七人樂隊》,寓意七位風格迥異的導演,猶如七位出色的樂手,一起合奏出這曲美妙的香港城市樂章。

              《七人樂隊》的七個單元引領觀眾回顧了香港的時代變遷,七位導演身上也見證著香港電影發展的脈絡。洪金寶、袁和平推動了香港功夫片的輝煌,徐克、許鞍華和譚家明是20世紀80年代新浪潮電影的代表,林嶺東是香港警匪片的代表人物之一,徐克導演因其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獨樹一幟,最年輕的杜琪峯也以其鮮明的影像風格被推崇。

              《七人樂隊》每一個單元都是結束后才放出導演名,想要給觀眾“開盲盒”般的驚喜感,不過有不少熟悉導演風格的影迷,只看開頭就猜出了影片出自誰之手。這部影片被影迷稱為“有生之年系列”,同時也在多個電影節受到認可,多次被列為影展開幕影片。可惜的是,這部影片是7位導演的首次聯合,也是最后一次。2018年,導演林嶺東因病去世,《七人樂隊》中的《迷路》成為他的遺作。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日本保安后入女服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