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未來的茍且。這句話放在第一代的互聯網圈很是適用。

20世紀末,有一批人抓住了互聯網大潮。歷經二十余年的商場拼殺,如今都已成為商界大佬、成功典范。可如今他們卻又“分道揚鑣”。有些人選擇退休,過起了不問世事、閑云野鶴的日子;也有人即便到了該退休的年紀,仍舊不舍自己一手打下的江山而釋放余熱。

前者如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后者如搜狐集團董事局主席張朝陽、網易創始人兼CEO丁磊。無巧不成書,作為中國互聯網第一代大佬,張朝陽和丁磊在6月8日這天都與直播帶貨扯上關系:張朝陽于當晚7點進行首場直播帶貨;丁磊當日官宣6月11日在快手、網易嚴選雙平臺首秀。

大佬直播,醉翁之意不在帶貨

關于直播,用張朝陽的話說即是:“直播是風口,我也要在風口跳一把”。

然而,張朝陽并沒有把直播跳出圈。整場直播帶貨的流程與其他平臺無異,用戶點擊直播間的購物車,就可以進入京東頁面下單。與專業的帶貨主播相比,張朝陽的表現也略顯業余,且全程都是真實生活場景,幾乎沒有引導粉絲消費的內容。顯然,張總此次直播志不在帶貨。

與張朝陽悠然生活化的直播方式不同,丁磊6月11日晚間的快手直播帶貨煙火氣息很濃。這可能是因為,丁磊所選商品近一半都是來自網易嚴選自營的食品。

雖說在白天剛剛忙完了回港上市的相關事宜,丁磊在直播間中,依舊對于自家商品的原料、工藝,以及背后的故事都能娓娓道來。談笑風生間,丁磊“吃貨”本質顯露無疑,可也正是他的“可愛風”的個人魅力所在。

相比7200萬的商品成交額,丁磊應該對自己所講系列故事的成功,更加感到欣慰。

個人IP光環,能量幾何

值得玩味的是,在直播過程中,張朝陽不止一次強調要從搜狐視頻App進入觀看直播,并引導用戶發送“搜狐視頻關注流”來強化產品印象。

要知道,自搜狗在集團中剝離獨立之后,當年的三大門戶搜狐,幾乎只剩一個視頻業務撐著門面。搜狐視頻的業績對于整個搜狐集團能否盈利至關重要。這也是張朝陽主抓的項目之一,他曾多次表示,“我們的目標就是搜狐視頻早日盈利”。

生于1964年的張朝陽已經不年輕了,和他同歲的馬云已經退休且過上了夢想生活,而張朝陽還苦苦地為搜狐的“盈利之戰”而奮斗在一線。

2016年11月,張朝陽立下FLAG:3年內帶領搜狐重回互聯網舞臺中心。但如今3年已過,搜狐還掙扎在轉虧為盈的邊緣。讓人不得不承認的是,張朝陽目前的IP光環,還不足以帶領搜狐重回互聯網舞臺中心的目標。

同樣是醉翁之意不在帶貨的直播,丁磊選的日子就十分“討巧”了——網易港股二次上市的當天。丁磊這次直播,無疑為此做了一次很好的傳播與宣傳。與此同時,一直面臨增長瓶頸的嚴選也迫切需要一個新故事。

2019年,網易考拉賣給了阿里之后,整體營收太過于依賴游戲的網易,顯然也感覺到了游戲行業的后勁不足,對嚴選也就賦予了更高的期望。然而在流量焦慮、電商競爭日趨激烈的當下,嚴選何時實現盈虧平衡,仍是擺在丁磊眼前的難題。

如此來看,丁磊當晚直播中所講的故事,與其說是吸引粉絲消費,不如說是用故事“包裝”自己的嚴選。

曾經“后浪”,奈何英雄也遲暮

49歲丁磊的這場直播,安排在56歲張朝陽的直播帶貨首秀3天之后。仿佛間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門戶時代”,他們依舊在追夢的路上。 但不得不說,在直播帶貨這個秀場上,無論是張朝陽還是丁磊,他們的IP光環都只能算是為各自的半壁山河釋放些許“余熱”。

曾幾何時,“網絡三劍客”(網易、新浪、搜狐)代表著中國本土互聯網的新勢力。因為在移動互聯網風潮中后知后覺,被“后浪”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拍在了沙灘上。如今,其中的兩位老“劍客” 為擺脫各自的困境,又開始慢追開啟良久的直播風口。

當諾基亞被微軟正式收購時,CEO約瑪奧利拉說了一句話:“我們并沒有做錯什么,但不知為什么我們輸了”。令人不勝唏噓!是啊,沒有做錯什么,仿佛一直拼命追趕,只是不夠快。

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ID:managerclub)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虎嘯商業評論
來源:虎嘯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