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時候,微信忽然發力全球化,WeChat和微信開始在亞太地區很多國家的AppStore霸榜,國人第一次見識到了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力量,但放在現在,這些成果已不算什么。

01、國際化成績斐然

2019年,這種國際化的潮流開始登頂,在5月,有數據研究機構公布抖音國際版TikTok已經在蘋果商店App Store連續五個季度下載量排行第一名,在日本、美國、泰國、印尼、印度等國家都處于市場領先地位,下載量甚至超過了Facebook和YouTube。

2019年-2020年,中國公司出海的成績斐然,華為拿下了全球5G訂單的最大數,并在2020年第二季度華為取代三星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制造商。小米和 vivo 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霸榜。

只不過這種大好的形勢很快被逆轉。

02、風向已變,模式不得不調整

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宣布禁用59款中國應用。同時,美國也想盡辦法將華為從歐美運營商5G采購列表之中剔除,今年8月,特朗普又頒布行政命令限制TikTok和WeChat,華為手機也因為沒有谷歌套件的支持而在使用體系上不太主流,歐美和印度市場逐步被對手蠶食。在此之前,獵豹等憑借爆款app成為Facebook、Google頂級廣告合作商,但Facebook、Google的商業條款調整之后,獵豹也陷入了困境。

因為市場的對立,未來國內公司國際化前景比較暗淡,但也并非完全沒有機會。首先中國公司的國際化不宜太過明顯,在海外政府、媒體、用戶挑剔的眼光下,過于外顯的市場動作都容易被曲解。

比如說前段時間,國外媒體曝光了北美的直播平臺Trovo是騰訊投資的公司,原因是由于Trovo API訪問條款第21條(a)規定顯示“Trovo服務由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附屬公司TLive LLC提供。”雖然,作為完全獨立公司運營的Trovo一開始的名字是Madcat,而且服務器架設在美國,新加坡和香港等多個地方,總部位于美國加州的Palo Alto,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個平臺和騰訊有關,但就是因為這樣一個細節,而被美國媒體揭示出來,并且重點曝光了大量Trovo和國際主播合作的細節,這給Trovo帶來了一些干擾。

03、隱形國際化和深度本地化

TikTok雖然已經完全本地化了,在海外這里獨立的管理機構,股東和董事會結構也和國內公司完全不一樣,但是未來即便將總部搬遷至倫敦,在各國政府看來,TikTok依然是一個純粹的中國公司,在緊張的國際政治環境、不同文化的碰撞與沖突中,依然會被區別對待。

很多中國公司的國際化路徑已經非常的本地化,但在目前的敏感氛圍之下,這種在當地設立總部和招募本地人才的本地化還是不夠。

在早年,國內有很多服務于國際市場的隱形冠軍,雖然在某些專業領域因為做到極致而成為細分類別的全球領導者,但因為這些公司無心傳播自己的品牌,因此一直默默無聞不為人知。直到蘋果等全球產業鏈曝光之后,很多國人和老外都一起驚訝,原來國內有那么多默默無聞的小巨頭,服務于全球市場。

這種低調是生意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這些公司只在乎在自己領域內是否專業,卻無心生意以外事物,這樣即可以集中精力,又讓上下游對自己很放心,更不會讓很多海外的監管機構和競爭對手注意到自己。

今年1月,騰訊就宣布與日本白金工作室達成資本合作,共同開發和發行游戲,但放在今天,這種宣布就顯得有點多余。阿里、騰訊、字節等中國公司投資大量海外美上企業,這些企業都有獨立的治理結構,而中國企業未來在海外的生意,完全可以藏身于這些海外企業之后實現“隱形化”,不求直接份額和控制市場,不斷做好產品,低調賺錢。

本文由虎嘯商業評論(ID:managerclub)原創,如需轉載請通過公眾號后臺申請授權。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虎嘯商業評論
來源:虎嘯商業評論